联系方式

浙江拱东医疗科技有限公司

电子商务服务中心

更多 | 发布图片企业相册

访问数:2343353

职称计算机

镍元素对不锈钢的影响(A)


更新时间:2021-11-26  


  “我不能昧着良心这样一直干下去,而且我们也用这个水,吃了这么多年,担心我们的身体”近日,在滨江西某知名酒家工作了近十年的阿明(化名)向新快报报料,称该店疑为了节省水费,长达三年涉嫌使用发黄的水洗肉洗菜,甚至在广交会期间也不例外。记者在阿明的帮助下对该知名酒家进行了暗访。

  近日,一名自称在滨江西某知名酒家工作了近十年的阿明向新快报报料,称该店长达三年涉嫌使用发黄的水洗肉洗菜,并且其拍摄了相关视频。记者立即与阿明取得联系,在该店门口见到了身穿该酒家厨师制服的阿明。根据阿明提供的手机视频,记者看到厨师在杀鱼、洗肉、洗菜和洗碗时,使用的均是浑浊不堪的“黄浊水”。

  据阿明反映,大概从2008年开始,该店厨房部设了两套水源,其中一套在炒菜台,是自来水;另一套设在洗菜和加工台,流出来的是浑浊不堪的“黄浊水”,他们被要求使用这些“黄浊水”洗肉、洗菜、杀鱼等等,而这些“黄浊水”洗过的肉、菜直接到锅里煎炒,然后送到食客的餐桌上。

  阿明拍摄了多段视频,其中一段拍摄时间为6月9日的视频中,阿明将一个空盆子放到水龙头下,一拧开水龙头,流出来的居然是“泥浆”,阿明将第一盆水倒掉,重新再放一盆,但是流出来的水依旧如此。阿明把水递给厨师,厨师马上将鱼放到水里面洗,洗完后逐条捞起放到一个篮筐内摆好。

  在另一段拍摄时间为6月10日的视频中,在洗菜台上,有两个洗菜盆放满了已经摘好的青菜,洗菜盆上方水龙头一直拧开,阿明拿着洁白的小碗在水龙头下接了一碗水,放在旁边的案台上,再用另一只碗从一个不锈钢盆里舀了一碗清水,两只碗放在一起对比,可以看到从水龙头接的水明显泛黄。

  作为知名酒家,在广州举办的大小展览会以及一些重要活动,滨江西某知名酒家都成为各主办方供餐单位的首选。据阿明称,这些年他们一直在使用“黄浊水”,即使广交会期间也不例外。

  阿明称,在这几年中滨江西某知名酒家没有缺席过一次广交会的供餐工作,而他们没有停止使用过这些水,也没有任何人告诉他们不能使用这些水,就在刚刚结束不久的春交会上,水龙头流出来的水跟视频中一样浑浊,他们同样用这些水洗过的肉菜为春交会各企业供餐。而车展、家私展和国内小商品交易会等等大小的活动,他们照例使用这些水洗肉洗菜。

  滨江西某知名酒家员工阿明(化名)爆料该店使用“黄浊水”洗肉洗菜一事,并提供手机视频佐证。为了证实阿明所反映的问题,6月9日和6月20日,在阿明的帮助下,记者得以两次进入该酒家进行暗访,发现厨房洗菜台的菜盆里,正浸泡着一大盆上海青,水龙头开着,流出的水质泛黄色。在三楼的海鲜砧板台上,铝盆里浸泡着6只鹧鸪,水龙头依然没关,流出来的也是“黄浊水”。

  6月9日是第16届广州国际照明展览会首日,滨江西某知名酒家作为展览会定点供餐单位之一,也承担着照明展览会的供餐任务。当天中午,在展览会送餐车离开后,新快报记者来到该酒家一楼厨房暗访发现,从洗菜台水龙头一直流出来的都是“黄浊水”。

  一楼洗菜台是一个“凹”字形的洗菜台,地上摆放着一个大菜筐,菜筐里放着尚未采摘的青菜,在其中一个长约60厘米,宽约40厘米的不锈钢洗菜盆里,正浸泡着一大盆上海青。虽然此时厨房员工已经下班,但洗菜盆上方的水龙头仍一直开着,水满溢出后一直往外流,将一些碎叶子也带到地上。拨开青菜发现,不锈钢洗菜盆里的水明显泛黄。在洗碗台,记者发现水龙头同样没有关,任由水不断地流,洗碗盆里的水质也同样泛黄。

  因为洗菜盆浸泡着青菜,虽然洗菜盆的水质泛黄,但无法直接反映出水龙头流出来的水的水质。随后,新快报记者从洗碗台旁边拿出一个干净洁白的瓷碗,先放在洗菜台水龙头下盛水,在洁白瓷碗的对比下,很明显看到水龙头流出来的水呈黄色,再把洁白的瓷碗拿到洗碗台的水龙头下盛水,发现水质同样泛黄。记者用一个透明的矿泉水瓶盛了一瓶水放在旁边,静置几分钟后,就可看到黄色的漂浮物沉底。

  6月20日上午,在早茶结束后,记者再次来到该店暗访看到,在三楼的海鲜砧板台上,放着一个铝盆,盆里浸泡着6只鹧鸪,虽然早茶结束后员工已经下班,但水龙头的水依旧没有关,从水龙头里流出来的水也明显泛黄。

  旁边的水龙头上方放着几盆已经洗好的鱼头、凤爪等,据仍留在厨房的员工介绍,这些鱼头是刚洗好的,用的就是水龙头流出来的水,记者拧开水龙头,一股“泥浆”瞬间喷出来,记者不禁闪躲了一下,在水流了一段时间后,水质才稍微没那么黄。

  记者几乎走遍二楼和三楼鲜肉和海鲜砧板台,发现水龙头流出来的均是黄色的水,只有在二楼洗碗台发现了清澈的自来水,不过只用在洗碗漂洗阶段。

  二楼洗碗台分成两排,第一排是第一遍清洗,第二排则是第二遍漂洗。记者看到,当时有4名洗碗员工在第一排洗碗,两名员工在第二排洗碗,记者对比了两侧的水质,可以明显看出,第一排水龙头流出来的水明显泛黄,而第二排则是清澈的自来水。记者循着水管发现,第一排是白色的水管,第二排是蓝色的水管,两条水管并没有交汇。

  记者循着水管查找,发现第一排的水管是从楼上接下来。记者走上三楼楼顶天台看到,除了中央空调冷却塔外,其他均是一些加了盖、约1米高的池子,一眼分辨不出哪些是水池,而且天台的水管错综复杂,找不出水管的源头。

  这些水龙头流出来的水从何而来呢?据阿明介绍,大概在2008年,他才发现加工台、洗菜台和洗碗台的水流出来有点黄,“开始也没注意,后来有段时间流出来的简直是黄泥浆,才发现这些水跟自来水有区别”。

  对于这些水的来源,阿明回忆道,有时员工聚在一起的时候也讨论过,“因为该店位于珠江边,很多人都说是就地取材用电泵抽上来的珠江水,也有人说是用过的循环水”。

  为此,阿明特意咨询了工程部的同事,工程部同事曾亲口告诉他是“珠江水”,但对于珠江水是如何抽取上来的,工程部同事却“笑而不答”。

  饮食业样样都要用水,前期的加工、中期的煮食、后期的清洗。阿明介绍,目前在该知名酒家的厨房里,只有中期的煮食和淘米煲粥使用了自来水,其他前期的加工和后期的清洗均使用的是这些“黄浊水”。这样下来,厨房整个用水流程的一半以上不用自来水,一年下来可以节省一半以上的自来水成本,三年下来酒家省下了一笔自来水费。

  6月15日,记者再次和阿明作了一次深入的交谈,阿明表示,事件一旦曝光领导肯定会追查报料人,对于被查出来的后果,阿明坦言已经做好被“炒鱿鱼”的准备了,但也担心被打击报复。